首页 | 

技术支持

“炭山刘”宗宅: 渗透“风水”之意的民居

?????发布时间:?????2019-04-12

  “炭山刘”宗宅,位于白泉镇水管口下文三弄4号,当地人俗称“下文刘家祖堂”,2010年被确定为舟山市文物保护单位,名为“下文刘氏民居”。

“下文”又叫“下份”或“下分”,定海方言中,“文”也称“份”或“分”,在宗族中有分支之意。 现在老年人口中还会听到“上份下份”“大份小份”这样的叫法。   几起几落见证奋斗历程  “炭山刘”宗宅,宗谱上全称为“炭山岙刘氏宗宅”,这与通常所说的祖堂概念有些不同,故而“炭山刘”宗宅既有祖堂间供族人祭拜,厢房等屋又供族人居住。 “炭山刘”宗宅始建于何年何月,两位刘姓老者皆笼统而言清代,已说不清是刘家哪一代太公所建,但都听上代说过大宅院遭过火灾之事,院子后来重修过,有好几百年了。   翻开1939年王德麟重修的《水管口世彩堂刘氏宗谱》,其中记载:“下分始祖讳炎公,其原籍在镇海县北乡贵驷桥,於明天启年间(1621—1627)挈眷迁居於白泉庄炭山岙,名之‘炭山刘’,又谓之下分刘氏。 ”可见,下分刘氏定居炭山岙已近四百年。 到清顺治十三年(1656)实行海禁,朝廷尽遣岛内居民于内地,直到清康熙二十三年(1684)开海禁,康熙二十七年(1688)建定海县,白泉为富都乡六图,原住民陆续回归定居。

“炭山刘”大概也有过如此艰辛历程,休养生息几代人,才聚集起一些族产,于是修族谱、建祖堂,以凝聚家族血缘和乡土关系。 据传到“炭山刘”第三代,兄弟俩分家而过,弟弟经过数十年发奋图强,累积家产,在刘氏宗祠旁边兴建了大宅院,以广其第,合本族聚居。

这可能就是最早的“炭山刘”宗宅。

  然“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”,到了“炭山刘”第六代太公,即被刘氏后人称为“孝子太公”刘瑞璨(1739—1793),一场大火突发,刘瑞璨为救父亲,妻及子女三人俱焚死,宅院毁尽。 父逝后,又庐墓三年,以尽孝行。

此事光绪《定海厅志》有载,《刘氏支谱》更有数篇诗文记录。 如今所留存的“炭山刘”宗宅,应是在这场大火以后重建,这样算来,“炭山刘”宗宅大概已有200余年的历史了。 短短几百年光景,“炭山刘”宗宅几起几落变迁,足显“炭山刘”先代们的坎坷奋斗历程。

  依势造形讲究天人合一  农耕年代,聚族而居,族皆有祠。

建村落、立祖堂,讲究其所处地势之来龙去脉及气流风势,选其美而避其恶,以求宗族安宁吉利。 “炭山刘”宗宅就是一个非常讲究风水情结的典范。   “炭山刘”宗宅坐落位置、结构布局与1939年重修的《刘氏宗谱》“炭山岙刘氏宗宅图”所标示的基本一样。

“炭山刘”宗宅坐东北朝西南略偏西,前后两进四合院落,错落有致,由西南至东北中轴线上依次是头道墙门、穿堂、内墙门、正屋,以及前后两侧的厢房、立脚屋等组成,整个建筑群有千余平方米。 据《刘氏宗谱》“炭山岙刘氏宗宅图”所绘,“炭山刘”宗宅坐落位置确实得风水之胜,按照王德麟在《刘氏支谱》“白泉刘氏谱序”中所言:“炭山刘”宗宅“左有青龙山为青龙,右有黄山潭为白虎,前有直水路花桥头,后有竹家尖稻蓬岗”。 如今“炭山刘”宗宅后山还有不少百年老樟树,树势高大雄伟,枝繁叶茂,清澈溪水从山坳间顺势而下,环绕村落而去,确实是一个山环水绕、藏风聚气的好地方。

  “炭山刘”宗宅依地势呈递而建,前后两进院落,节节攀高,明显具有期盼氏族步步高升之意。 站在头道墙门前,一眼望去,依次而见宽广的穿堂,六级石台阶而上,穿过内墙门,才见有六扇乌黑格扇门的“大堂前”。

庭院深深深几许,庄严肃穆之感油然而生。   “炭山刘”宗宅的墙门也与众不同。

在传统民居建筑里,墙门既是整个庭院的入口,又寄寓屋主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。

“炭山刘”宗宅前后有两道墙门,虽建筑均为常见的屋宇型,两面坡顶,中柱间为带槛对开大门,但建造得十分宽大。 头道墙门宽约米,进深约米,前檐墙脚下为素面石雕须弥座。 大门前原铺设5块大石板,现上面浇上了水泥地。 “炭山刘”宗宅内墙门为整个院落正屋入口处,与头道墙门不同的是其门墙外侧呈八字外撇,足有米宽,这是一种聚财形墙门,这种“八字型”以前常见于有身份地位的王公贵族之大宅门。

“炭山刘”宗宅内墙门建造的不仅宽大,雕饰也十分讲究。

前檐墙脚有石雕狮子戏球图,古朴典雅;前檐上壁有木雕神兽朱雀白虎图,气势张扬。

明显有以求家族人丁兴旺、财运亨通之意。

  “炭山刘”宗宅的讲究,还在于其前进院落的天井。

天井的建筑功能是为了采光通气。

在乡村,天井还是生活必需的空间,如用来晾晒稻谷等。 而从风水的角度来看,天井是藏蓄之所,是财禄的象征。 风水的理想环境是山水相匹,相得益彰,有山便有“骨”,有水则能“活”。 《刘氏支谱》“炭山岙刘氏宗宅图”所标示的周边环境,前方是田地,虽再往前有“直水路花桥头”,但此水与宗宅有点距离。 而前进院落天井正好是位于后进祖堂“大堂前”前方,故而在建造前进院落天井时,显然做了刻意的设计,石板拼铺的约45平方米的长方形天井,大大低于四周廊道,深达32厘米,犹如“池塘”。

融“四水归堂”于“池塘”般的天井,寓意“财不外流”。

  在“炭山刘”宗宅大堂前祖堂里,两壁粘贴着一张张红纸,真实地记录了刘氏后人十余年来保护宗族遗产的点点滴滴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分享到: